洛亞‧安靜的小話嘮

嗨嗨~這裡是洛亞的小世界,我是洛亞,可以叫我小洛小亞or各種排列組合,歡迎各路同好走過路過別錯過,可以盡情向我搭訕(咦?)

最近沉迷: 文野雙黑太中

(瓶邪)白蛇傳選角風雲

#2015夫夫雙雙把家還後

#腦洞大如始皇陵 / 逗比歡樂向

#黎簇莫名搶戲作者已無法控制

#算是粽子節應景(?) 大家端午快樂^v^


 



在鐵三角重聚後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三角中間大概還得加一豎,變成一把傘狀。

胖子撐傘張吳夫夫深情相望。

大家也體諒兩人相思成疾的心理,這夫夫多少年沒見啊,總是給那倆製造各種獨立小世界。

用解當家的話來說就是,已經不能好好的一起玩耍了,呵呵。

用胖子的話來說就是,一邊玩去,別給單身狗添堵。

用黑眼鏡的話來說就是,這光對盲人來講太烈,我要瞎了。


 

這幾天,黎簇和蘇萬來雨村探望老人們,不到一天就與胖子建立起了單身狗間的革命情感,在張起靈和吳邪出去溜搭或者不知跑到哪去時,三人就聚在一起嘮嘮嗑。

「想當年啊,天真就是個西湖畔清新脫俗小郎君,要是演白蛇傳他肯定是許仙沒跑。」胖子雙眼望著遠方一臉懷念的表情。

黎簇內心馬上浮現吳許仙發現枕邊人是條蛇後磨刀霍霍拔蛇牙,卻又發現自己記憶體容量已滿,隨手抓了圍觀的法海逼他讀取費洛蒙的場景。

怎麼覺得法海這個人設聽著有點耳熟?

 

「那白娘子哪位?」在黎簇內心小劇場像滾滾黃河水一去不復返時,蘇‧學霸‧萬舉手發問。

「嘿嘿嘿,還能哪位呢?一個被壓在雷峰塔下一個關在青銅門內的,你說胖爺我的比喻恰當不?」

「像,太像了!」蘇萬一邊舉起大拇指表揚一邊用手肘撞了一下開小差的黎簇,「鴨梨你覺得這比喻不好嗎?怎麼不說話?」

「我還真覺得吳老板不是許仙那塊料。」

「你覺得有更像的人選?」胖子和蘇萬異口同聲的問道,一個不相信一個充滿好奇。

「我就是覺得就吳老板這些年折騰成那副模樣,妥妥的是小青。」黎簇說著還跟著搖頭擺手,一副你們圖樣圖森破的樣子,「想想看小青在白娘子被關到塔裡後就發誓要燒毀雷峰塔,並與法海決一死戰,這情節熟悉不?」

聽完這理論,胖子和蘇萬對著黎簇眨眨眼,但發現黎簇並沒有get到他們要表達的情緒,沉默三秒後,向黎簇舉起了根手指。

「欸?要贊同我應該是比拇指吧?你們比食指做什麼?」

「再繼續說啊,為什麼是小青?」

「這你就不懂了,白蛇傳裡最感人的並不是白娘子報恩而是小青的不離不棄啊!人家許仙就只是給人…蛇撐個傘,讓蛇報恩後又把蛇丟了,這角色大概是張家;而那陰謀詭計幕後黑手一般追著白娘子打的法海就是汪家,白娘子要是是我男神的話,始終追在白娘子後面的小青肯定就是….」講得興高采烈的黎簇突然覺得有種背脊發麻,像是被蛇盯上的感覺,尤其在他終於發現面前兩人皆一臉詭異的表情的時候益發確定大概似乎好像有什麼在自己背後。

剛剛說那句”為什麼是小青”的聲音好像也有那麼一點耳熟。

黎簇顫抖著慢慢回頭,各路神仙什麼都好,請保佑我後面是因為被我嚼舌根的許仙法海白娘子小青隨便人妖哪種都行,千萬千萬千萬不要是….

 

「吳吳吳吳吳老板你聽我解釋,許仙太弱,白娘子角色被選走,法海人物特徵犯了你的忌諱,所以我我我我才說是小青的!」黎簇一臉驚恐的看著笑瞇瞇的吳邪,心裡暗暗祈禱吳邪的更年期症候群在接回張起靈後能有所好轉。

「你緊張什麼?我又不在意,」吳邪看起來心情不錯,看起來似乎並沒有把自己是許仙還是小青這個問題放在心上,反倒關注起別的點,「不過,你說小哥是白娘子?」

不等眾人反應,吳邪就笑著轉頭對站在身邊的張起靈喊了聲,「欸,娘子。」

黎簇表示已經不知道這時候要吐槽你少喊了個”白”字還是用臥槽刷屏了。

老板,藥不能停。

而原本一直與天花板相親相愛的張起靈依舊保持著他面無表情的人設,默默地伸手攬住自己喊完就笑到停不下來的吳邪防止他摔倒,然後緩緩的、緩緩地將視線移到眼前黎簇身上。

啊,這世道呀,不能欺負病人就欺負路人哪。

黎簇很認真的開始計算自己買了多少保險和受益人是誰。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