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亞‧安靜的小話嘮

嗨嗨~這裡是洛亞的小世界,我是洛亞,可以叫我小洛小亞or各種排列組合,歡迎各路同好走過路過別錯過,可以盡情向我搭訕(咦?)

最近沉迷: 文野雙黑太中

(瓶邪)禍從口出

 

自從所有事情結束後,小哥就搬到杭州跟我一塊住,我努力的想要讓他融入現代的生活,不時也會租個影片,教他打打遊戲之類的。

原本以為事情都解決後小哥能活得像正常人一點,可以偶爾自己去翻翻書、上上網之類的,但是除去我半強迫帶他出去轉轉或是看看電影外,他還是把生命的重心放在凝視天花板上。

真是令人頭疼。


這天,胖子打電話來跟我炫耀此次他下斗的光輝事跡,在東拉西扯了一番後終於結束了這通毫無營養的電話。

跟胖子一番唇槍舌戰後,頭腦已不太好使的我走到客廳想到杯水解解渴,一走出來就看到坐在沙發上望天花板的悶油瓶,大概是剛剛講電話講到昏頭了,不知為何我在那時竟然忍不住脫口而出說,「小哥,你別一直視姦天花板了,我看著心裡難受。」

講完以後我都為自己的形容詞感到羞恥,絕對、一定、保證是剛剛跟那滿嘴跑火車的胖子說太久一時口沒遮攔。

嗯?你說最後一句感覺怪怪的?其實我是想表示不知家裡天花板會不會被他看得掉下來,我心裡都替天花板感到難受。

但在我還來不及對我剛剛的發言做任何修正之前,悶油瓶就把他的目光移到我身上,然後悶神大人發話了。


「好,以後只視姦你。」

 



喔、好。

.........

............

................等等小哥,這結論怎麼得出來的?誤會大了!

 

 


原本只會視姦天花板的悶油瓶自從上次那事件後就真的把目標從天花板移到我身上。

有一天我終於忍無可忍的向悶油瓶說道:「小哥,你不會做點別的嗎?你不覺得一直看我很無趣嗎?」

原本抱持著那只悶油瓶子應該不會理我的覺悟說的,但沒想到悶油瓶竟然露出些微詫異的表情。

他說,「吳邪,視姦不夠嗎?」

 

 

 

第二天,王盟接到張大爺的通知,去準備了碗紅豆飯。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