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亞‧安靜的小話嘮

嗨嗨~這裡是洛亞的小世界,我是洛亞,可以叫我小洛小亞or各種排列組合,歡迎各路同好走過路過別錯過,可以盡情向我搭訕(咦?)

最近沉迷: 文野雙黑太中

(瓶邪)一個綽號引發的血案



 包含一點口頭小黃梗,但請相信我還是很純潔的(眨眼眨眼)

(吳邪第一人稱視角)

 


這一天,悶油瓶張起靈得知了吳家小三爺,也就是我,替他取的綽號。

這注定了這平凡的一天再也平凡不起來。

原本只會仰望天花板的悶油瓶自從我不小心說漏嘴他的綽號後就改把我當作天花板了。

我這時才知道原來天花板也不好當啊,我被悶油瓶那深不見底的目光盯著全身都發毛了,不知為什麼腦袋一熱我妄圖用氣勢扳回自己的顏面,於是就衝著他喊道:「不過就是叫你悶油瓶嘛!比啞巴張好聽多了!肚量這麼小,你這瓶子的容量一定沒有幾毫升!」

一喊完我就後悔了,因為話剛說完,原本一直沉默的悶油瓶就冷著一張臉向我走過來。

我反射性的閉上了雙眼,一邊默默祈求悶油瓶下手輕一點至少給我留一口氣交代個遺言,但迎來的卻不是痛感而是身體懸空的感覺。

「所以我已經在升天的路途上了?」我緊閉著雙眼喃喃道,「他娘的,這悶油瓶(砍人)技術也太好了,竟然一點都不痛就升天了。」

噗哧。

等等,我好像聽到悶油瓶的悶笑聲。

一張開眼睛,我就看到悶油瓶那張放大的俊臉,然後悲催的發現身體懸空的原因竟然是因為被那只瓶子橫抱在懷裡。

「吳邪。」

原本正想要叫悶油瓶放我下來時乍然聽到他大爺發話,我反射性的想立正站好鞠躬哈腰以求他老人家放過我一條小命,但因為這彆扭的姿勢而無法實行。

所以說幹麻要把小爺抱起來,這樣連一個有誠意的道歉都無法做到,莫非悶油瓶打算以這個為藉口把我殺人滅口吧!

然後我突然被摔到一個軟軟的地方。

"我啥時被搬到我的房間還被丟到床上的!"被摔得有點暈的腦袋似乎無法處理這些問題,我只能看著悶油瓶一邊脫衣服一邊朝我走來。

"這悶油瓶不會要肉搏吧?"我一邊這麼想,身體一邊往床角縮。

「吳邪別怕,剛剛你自己說過的,我技術很好不會痛的。」

什麼?我剛剛說的明明是殺人技術,現下這情況肯定有哪裡不對勁啊!

在我的視野被張牙舞爪的麒麟覆蓋之前我最後的印象是聽到悶油瓶覆在我耳邊說,

「我們現在來討論一下關於你剛剛說的我有多少毫升的問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