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亞‧安靜的小話嘮

嗨嗨~這裡是洛亞的小世界,我是洛亞,可以叫我小洛小亞or各種排列組合,歡迎各路同好走過路過別錯過,可以盡情向我搭訕(咦?)

最近沉迷: 文野雙黑太中

(瓶邪)白蛇傳選角風雲

#2015夫夫雙雙把家還後

#腦洞大如始皇陵 / 逗比歡樂向

#黎簇莫名搶戲作者已無法控制

#算是粽子節應景(?) 大家端午快樂^v^


 



在鐵三角重聚後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三角中間大概還得加一豎,變成一把傘狀。

胖子撐傘張吳夫夫深情相望。

大家也體諒兩人相思成疾的心理,這夫夫多少年沒見啊,總是給那倆製造各種獨立小世界。

用解當家的話來說就是,已經不能好好的一起玩耍了,呵呵。

用胖子的話來說就是,一邊玩去,別給單身狗添堵。

用黑眼鏡的話來說就是,這光對盲人來講太烈,我要瞎了。


 

這幾天,黎簇和蘇萬來雨村探望老人們,不到一天就與胖子建立起了單身狗間的革命情感,在張起靈和吳邪出去溜搭或者不知跑到哪去時,三人就聚在一起嘮嘮嗑。

「想當年啊,天真就是個西湖畔清新脫俗小郎君,要是演白蛇傳他肯定是許仙沒跑。」胖子雙眼望著遠方一臉懷念的表情。

黎簇內心馬上浮現吳許仙發現枕邊人是條蛇後磨刀霍霍拔蛇牙,卻又發現自己記憶體容量已滿,隨手抓了圍觀的法海逼他讀取費洛蒙的場景。

怎麼覺得法海這個人設聽著有點耳熟?

 

「那白娘子哪位?」在黎簇內心小劇場像滾滾黃河水一去不復返時,蘇‧學霸‧萬舉手發問。

「嘿嘿嘿,還能哪位呢?一個被壓在雷峰塔下一個關在青銅門內的,你說胖爺我的比喻恰當不?」

「像,太像了!」蘇萬一邊舉起大拇指表揚一邊用手肘撞了一下開小差的黎簇,「鴨梨你覺得這比喻不好嗎?怎麼不說話?」

「我還真覺得吳老板不是許仙那塊料。」

「你覺得有更像的人選?」胖子和蘇萬異口同聲的問道,一個不相信一個充滿好奇。

「我就是覺得就吳老板這些年折騰成那副模樣,妥妥的是小青。」黎簇說著還跟著搖頭擺手,一副你們圖樣圖森破的樣子,「想想看小青在白娘子被關到塔裡後就發誓要燒毀雷峰塔,並與法海決一死戰,這情節熟悉不?」

聽完這理論,胖子和蘇萬對著黎簇眨眨眼,但發現黎簇並沒有get到他們要表達的情緒,沉默三秒後,向黎簇舉起了根手指。

「欸?要贊同我應該是比拇指吧?你們比食指做什麼?」

「再繼續說啊,為什麼是小青?」

「這你就不懂了,白蛇傳裡最感人的並不是白娘子報恩而是小青的不離不棄啊!人家許仙就只是給人…蛇撐個傘,讓蛇報恩後又把蛇丟了,這角色大概是張家;而那陰謀詭計幕後黑手一般追著白娘子打的法海就是汪家,白娘子要是是我男神的話,始終追在白娘子後面的小青肯定就是….」講得興高采烈的黎簇突然覺得有種背脊發麻,像是被蛇盯上的感覺,尤其在他終於發現面前兩人皆一臉詭異的表情的時候益發確定大概似乎好像有什麼在自己背後。

剛剛說那句”為什麼是小青”的聲音好像也有那麼一點耳熟。

黎簇顫抖著慢慢回頭,各路神仙什麼都好,請保佑我後面是因為被我嚼舌根的許仙法海白娘子小青隨便人妖哪種都行,千萬千萬千萬不要是….

 

「吳吳吳吳吳老板你聽我解釋,許仙太弱,白娘子角色被選走,法海人物特徵犯了你的忌諱,所以我我我我才說是小青的!」黎簇一臉驚恐的看著笑瞇瞇的吳邪,心裡暗暗祈禱吳邪的更年期症候群在接回張起靈後能有所好轉。

「你緊張什麼?我又不在意,」吳邪看起來心情不錯,看起來似乎並沒有把自己是許仙還是小青這個問題放在心上,反倒關注起別的點,「不過,你說小哥是白娘子?」

不等眾人反應,吳邪就笑著轉頭對站在身邊的張起靈喊了聲,「欸,娘子。」

黎簇表示已經不知道這時候要吐槽你少喊了個”白”字還是用臥槽刷屏了。

老板,藥不能停。

而原本一直與天花板相親相愛的張起靈依舊保持著他面無表情的人設,默默地伸手攬住自己喊完就笑到停不下來的吳邪防止他摔倒,然後緩緩的、緩緩地將視線移到眼前黎簇身上。

啊,這世道呀,不能欺負病人就欺負路人哪。

黎簇很認真的開始計算自己買了多少保險和受益人是誰。

 




酒茨召喚術召出來的是.....OAO!


陰陽師真是個恐怖的遊戲

為了刷狗糧刷御魂我已經快忘記寫文是啥鬼了(跪

不過在姑姑、茨木都上六星,輔助五星後總算寮的戰力有一定保障(畢竟咱平民鬥技都只是來休閒過個場的=v=

對抽卡也完全無指望,呈現

"嗯, R卡,很正常,無壓力"


在邁入休閒養老的非洲陰陽師行列後總算有時間進行寫文復健

但今日的畫符時竟然金光乍現.....哈哈哈哈呵呵呵嘿嘿嘿嗚嗚嗚心情複雜



我我我我我小茨怎麼又是你!!!!!!?

旁邊白字是我畫符時畫的東西...該說就因為這樣只有茨木前來嗎.....

可我也寫過"紅葉在我家"之類的東西鬼王你到底怎麼樣才肯來QAQ


想當初第一次抽到茨木是因為不知為何那陣子各種衰運然後傷心欲絕下決定用畫符抱怨的方式吐槽這坑爹的衰運生活

結果茨木小天使就這麼帶著聖光降臨...我又相信愛情了(花痴臉

難過的是在獲得茨木小天使後(小茨木真的像天使一樣驅走了我那陣子的衰運(感動))

就再也沒有SSR卡光顧寒舍

原本都已經下定決心拼個非酋頭框結果....唉小茨啊小茨你大概是太愛我了(自我陶醉)

新來的小茨木:不是說要讓我和摯友撐一支傘嗎??摯友呢QAQ

我:其實我是想幫家裡的六星茨找摯友...你....是叫我轉雙茨邪教嗎(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不過家裡第一隻茨木似乎對酒吞不感興趣,從沒看過他對別家的吞冒小星星,我明明一天到晚製造他跟各家吞的偶遇組隊機會的說(扶額搖頭

但照這隻小茨的召喚方式來看應該是吞迷弟無誤hhhhh

所以請快發揮你摯友感應裝置幫我帶一隻酒吞回來啊啊啊啊拜託了





被塞一嘴狗糧=v=



入陰陽師坑一陣子了

感覺這個遊戲給給的嘿嘿嘿wwww(明明是自己自帶濾鏡的問題XDD

產糧真能出SSR嗎?想試試但還未產出就被今天的酒茨couple塞的我一嘴的狗糧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打石距遇到帶著酒吞的小夥伴

家裡的茨木小天使一整個只顧轉頭看摯友,從頭到尾都沒爆擊實在是...呵呵

小天使啊,阿媽前天辛辛苦苦打到五星針女爆擊六號位還傾家蕩產升到12別讓我懷疑我給你穿的是假針女啊啊啊啊

而酒吞大爺彷彿青春期在喜歡的人面前耍帥的小鬼一樣拼命懟章魚

狂氣疊疊疊疊疊

章魚:城會玩呵呵

而中間的空位大概是打火機受不了右方閃光攻擊而拼命燃燒生命以求速速死去

最左邊的打火機依樣畫葫蘆兩人迅速攜手離開了這可怕的修羅場


而突然發現身邊沒人的小黑表示:別把我和那兩個基佬一起留在這啊OAQ




二十年都等過了,再等十年又何妨?


以前曾經埋怨過的:「二十年來連個大姑娘的手都沒牽過」,原來只是為了等這麼一個人。


因為這隻手,牽上了就不會再放開。



條件反射(瓶邪黑花)


出場人物:吳邪、張起靈、胖子、黑瞎子、小花

期中考壓力過大產物。

依舊腦洞。

認真你就輸了,因為作者的認真都用在考試上了(誰信你!)XD


 


        「小心!」

        吳邪反射性的往前一撲,險險的躲過了一隻粽子的偷襲。

        下過這麼多次斗,吳邪對於聽到小哥說「小心」就發動前撲技能已越來越得心應手。

        吳邪管這叫聽小哥的有命活。

        胖子管這叫夫說婦隨。

 

        笑的一臉神經的黑瞎子表示他媳婦對他的話也有條件反射。

        然後瞬間被小花一拐打在肚子上。

        抱著肚子在地上疼的打滾的瞎子驕傲的表示他媳婦對於反射性秀恩愛真是越來越熟練了。

        瞎子愛情物語:打是情罵是愛。

        眾人合掌默念:不做死不會死。

 

        在觸機關的觸機關、放血的放血、調情的調情....總之又一次斗中求生成功後,一行人決定趕緊去找家餐館祭祭被壓縮餅乾摧殘已久的五臟廟。

        菜餚陸陸續續上桌,眾人紛紛以風捲殘雲之姿開始搶食大戰。

 

        而這一切悲劇就由服務小姐端上一籠鮮嫩多汁的湯包開始。

        當親切的服務小姐笑著介紹說這湯包是我們餐館的招牌的瞬間,黑瞎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展現了一手一筷夾兩個的絕技,而且還很不要臉的使用了兩次。

        於是在短短的幾秒鐘內,一籠十個的湯包瞬間變成了六個。

        「人家湯包都還沒擺到桌上呢!黑瞎子你的節操呢!」

        「嘿嘿,節操什麼的能換媳婦嗎?」黑瞎子邊說還露出了一臉求表揚的諂媚笑容。

        求表揚對象是盤裡突然多出了一堆湯包的小花。

        「嘿,小花是我媳婦呢,媳婦,分一個湯包給為夫吧。」

        「天真的媳婦算起來算是我弟媳啊!也拿個湯包給胖爺!」

        還沒等兩人動作,黑瞎子就一把抓過小花的盤子高舉過頭,「誰搶我給花兒的聘禮我就跟誰拼命!」

        於是這一連串腦殘的動作台詞加上猥褻的表情,終於讓黑瞎子成功換得小花的一個「秀恩愛」的反射動作。

        然後四個湯包一個碎盤加上一個瞎子紛紛倒在地面上做挺屍狀。

        難怪俗話總說,秀恩愛死的快。

        在看到那四個湯包是沒下肚的指望了,吳邪和胖子只好轉頭看向蒸籠,驚見偌大的蒸籠內只剩孤伶伶的一個湯包在向他們招手。

        兩人對看一眼,如餓虎撲羊般同時將筷子戳向湯包,兩人出手的時間、速度皆旗鼓相當,原本應是離蒸籠近了那麼一兩釐米的胖子會贏得此次勝利,但在那電光火石間,默默吃盤中菜的張起靈卻突然在胖子快要碰到湯包之際,「恰好」飛快的伸出筷子去夾另外一盤菜,又「不小心」把胖子的筷子打掉了,就這麼由吳邪獲得最後一個湯包的食用權。

        「小哥犯規!見色忘友!天真嘴下留情!」胖子一邊喊著一邊舞動筷子想要把吳邪筷上的湯包劫下,嚇的吳邪趕忙將湯包塞進了嘴裡。

        「吳邪小心...」

        在聲音響起的瞬間,吳邪條件反射的往前一撲,淅瀝嘩啦,滿桌子的菜全餵了地板。

        在一片狼藉與罵聲中,身上滿是湯汁菜渣的吳邪憤怒的瞪著因身手敏捷而在一瞬間遠離餐桌的張家小哥。

        小哥表示他很無辜,「我只是想說小心燙而已。」






(瓶邪)禍從口出

 

自從所有事情結束後,小哥就搬到杭州跟我一塊住,我努力的想要讓他融入現代的生活,不時也會租個影片,教他打打遊戲之類的。

原本以為事情都解決後小哥能活得像正常人一點,可以偶爾自己去翻翻書、上上網之類的,但是除去我半強迫帶他出去轉轉或是看看電影外,他還是把生命的重心放在凝視天花板上。

真是令人頭疼。


這天,胖子打電話來跟我炫耀此次他下斗的光輝事跡,在東拉西扯了一番後終於結束了這通毫無營養的電話。

跟胖子一番唇槍舌戰後,頭腦已不太好使的我走到客廳想到杯水解解渴,一走出來就看到坐在沙發上望天花板的悶油瓶,大概是剛剛講電話講到昏頭了,不知為何我在那時竟然忍不住脫口而出說,「小哥,你別一直視姦天花板了,我看著心裡難受。」

講完以後我都為自己的形容詞感到羞恥,絕對、一定、保證是剛剛跟那滿嘴跑火車的胖子說太久一時口沒遮攔。

嗯?你說最後一句感覺怪怪的?其實我是想表示不知家裡天花板會不會被他看得掉下來,我心裡都替天花板感到難受。

但在我還來不及對我剛剛的發言做任何修正之前,悶油瓶就把他的目光移到我身上,然後悶神大人發話了。


「好,以後只視姦你。」

 



喔、好。

.........

............

................等等小哥,這結論怎麼得出來的?誤會大了!

 

 


原本只會視姦天花板的悶油瓶自從上次那事件後就真的把目標從天花板移到我身上。

有一天我終於忍無可忍的向悶油瓶說道:「小哥,你不會做點別的嗎?你不覺得一直看我很無趣嗎?」

原本抱持著那只悶油瓶子應該不會理我的覺悟說的,但沒想到悶油瓶竟然露出些微詫異的表情。

他說,「吳邪,視姦不夠嗎?」

 

 

 

第二天,王盟接到張大爺的通知,去準備了碗紅豆飯。


十萬個為什麼系列之悶油瓶


好久不見的十萬個為什麼系列又回來啦!今天要帶來的問題是關於「悶油瓶」這個綽號的探討,有請我們小天真吳邪先生。

 

Q:為什麼是悶油瓶而不是悶水瓶、悶花瓶之類的呢?

「那個萬年失蹤戶走到哪都可以不見,不就是個只會悶不吭聲出來打個醬油的瓶子嗎?」

Q:那對於打醬油打到青銅門裡十年不出來吳先生你有什麼看法 

「可能青銅門裡面是個醬油缸吧,沒打完不准出來這樣的。」(某張:......)



十萬個為什麼系列之悶油瓶之二

Q:為什麼是悶油瓶而不是悶水瓶、悶花瓶之類的呢?

「呃....這個嗎....」吳邪支吾了半天,終於妥協準備回答。

只見他起身朝張起靈走去,飛快的在他的嘴上親了一下。

原本在閉目養神的張起靈在一瞬間一把攬過吳邪就朝二樓房間走去,在房門關上前我們只聽到一句,「自己點的火自己滅。」

然後跟隨的是吳小三爺以犧牲小我拼死喊出的本集節目答案,「隨便摩擦一下就起火,你這瓶子裡不是裝油還能裝什麼!」





2015.1.1

吳邪率領一干親友浩浩蕩蕩的上了長白,還沒到青銅門就遇上成群結隊的陰兵。

只見眾多陰兵在看見吳邪的那瞬間分成兩隊,變成夾道歡迎的隊形,高聲喊道:「奉張家族長之命來迎接新娘!」



 

後記

「嘿,啞巴你娶媳婦好歹也要請個喜酒吧。」黑眼鏡一把勾住張起靈賤兮兮的笑道。

「嗯。」只見偉大的張家族長一揮手,剛剛退下去的陰兵端出一盤盤的蘑菇擺在眾人面前,「你們吃,算我的。」




據年底越近,吳邪就越發焦慮了起來。

看到吳邪第三百七十次的要把筷子當筆來寫東西時,打醬油路過的終於忍不住問,「不過就是要2015年這到底是怎麼了?」

忙進忙出忙著打包嫁妝(劃掉)各種羽絨衣、食物、小雞內褲的眾人同時回頭給打醬油君一個鄙視的白眼。

「婚前焦慮症。」

「婚前焦慮症。」

「婚前焦慮症。」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2014.12.31

走走走,都跟老子上長白娶媳婦。


2014.12.31

長白山青銅門內堆滿一筐筐的蘑菇。

「這些聘禮應該足夠了。」